秒速时时彩走势

能力盈利-2019年H1净利润同比下降的游戏公司有7家

  • 时间:

【哈啰出行被下架】

最後,報告期內,公司加大了對盛天云云平臺(以下簡稱“盛天雲”) 的研發投入,該部分研發投入的增加導致相關費用上升,也對公司利潤產生了影響。

公司核心管理層接二連三出事的情況下,公司股東周瑜、黃燕等人出現分歧,拒絕履行5億元的增持承諾,愷英網絡和股東之間出現分裂。(文/新浪財經上市公司研究院 凌先靜)

游戲公司整體盈利能力不容樂觀,過半企業凈利潤下降

一時間游戲公司頻上新聞熱點,遮蔽了本該重點關註的游戲公司上半年業績。根據新浪財經不完全統計,目前A股上市的游戲公司達到了13家,他們是除了騰訊網易之外,中國游戲產業的第三極力量。

其三是盈利能力下降的企業數量再創新高。2019年H1凈利潤同比下降的游戲公司有7家,占比接近55%;而2018年H1凈利潤同比下降的企業是5家,占比約45%;2017年H1僅有3家同比下降,下降占比約為20%。

愷英網絡目前是一家負面纏身的游戲公司。

游戲公司盈利能力下滑,最直接受影響的就是游戲廣告商的收入,在這13家A股游戲公司中,盛天網絡就是端游和頁游的廣告服務商,其凈利潤已經連續3年上半年下降,從2017年H1的0.42億元下滑到2019年H1的0.15億元。

其次,在目前以移動游戲為主的游戲市場格局和游戲用戶趨於飽和市場背景下,公司獲取新用戶的難度不斷加大,維護存量用戶的成本提升,進一步影響了公司的利潤。

先是公司高管集體出事:其中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王悅先生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公司副總經理馮顯超因涉嫌個人經濟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機關調查;公司總經理兼財務總監陳永聰也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正在接受公安機關調查;公司離任監事林彬先生因涉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在游戲行業“版號危機”仍未完全解除之際,這些A股的游戲公司業績狀況如何,盈利能力有沒有持續改善,個別業績暴雷的公司還有沒有競爭優勢?為此新浪財經上市公司研究院將會從營業收入、凈利潤、資產負債率、貨幣資金等八個方面對這些游戲公司進行橫向對比,找出真正的A股游戲第一股。

其二是游戲版塊內部的公司業績的波動區間變小。不論是2019年H1盈利能力最強的世紀華通還是盈利能力最差的天神娛樂,其數值都遜色於2018年H1的數據,其中問題纏身的天神娛樂半年度虧損達到2.03億元,是近3年來唯一上半年虧損的企業。

其四是凈利潤同比下降的幅度大幅增加。2019年H1凈利潤同比下降超過40%的公司有4家,分別是掌趣科技、愷英網絡、盛天網絡和天神娛樂,更有3家凈利潤暴跌超過60%。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2018年H1和2017年H1均未有一家凈利潤暴跌超過60%的。

之後迅游科技也爆發內訌。董事長章建偉與總裁袁旭在董事會上互提罷免,從昔日創業的親密伙伴到如今董事會上“大打出手”,還引來交易所的介入,要求公司說明相關情況。

對於凈利潤的下降,盛天網絡解釋稱是由於以下三個原因:首先,端游和頁游廣告收入一直是公司廣告收入中毛利率較高且極其重要的組成部分,受2018年游戲版號停發及2019年游戲版號發佈數量下降的影響,市場新游戲,特別是端游和頁游的數量減少,廠商的推廣需求不足,導致公司PC端流量的變現能力下降,公司廣告業務收入及利潤均出現了一定程度的下滑。

其一是整體盈利金額的下降。2019年H1的13家游戲公司整體盈利金額為50.69億元,相比於2018年H1的60.9億元下降了超過15%,略高於2017年H1的49.56億元,這意味著兩年的時間過去,游戲公司們的盈利能力是停滯不前的。

這一篇我們從凈利潤角度聚焦,分析13家A股游戲公司近3年的盈利能力變化。

盛天網絡凈利連續3年下降,愷英網絡問題纏身

先是2018年A股“虧損王”天神娛樂(維權)爆發內訌,中小股東欲聯名罷免董事會,慘遭“逼宮”的第一大股東朱曄發佈致個別中小股東的公開信,直懟中小股東出發點的不單純;

和盛天網絡一樣,愷英網絡也連續2個統計周期內凈利潤出現大幅度的下滑,從2017年H1的4.14億元下滑到2019年H1的0.46億元,下降幅度接近90%。

2019年半年報結束了,但是A股游戲公司們的爭議卻沒有停下來。

總體來看2019年H1游戲公司們的盈利能力不容樂觀,這裡有一組數據對比數據可以很明顯的發現:

                                                                                        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